新华网 正文
“小镇·崛起”探索高质量的特色小镇发展之路
2018-04-24 10:19:57 来源: 经济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2018年4月21日,由瞭望智库、《财经国家周刊》和工信部工业文化中心联合主办的2018年中国特色小镇发展高峰论坛暨第二届特色小镇产业链资源合作开放大会在北京召开。

  自2016年起,在地方政府和开发商的积极参与下,各地涌现出各种各样的特色小镇。据统计,目前全国特色小镇总计划数量已超过1500个,加上住建部此前公布的403个特色小镇,今后全国将会出现近2000个特色小镇。特色小镇正在成为我国经济转型升级、新型城镇化建设的重要载体,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生态文明建设、城乡统筹协调发展、乡村振兴等方面都发挥着重要作用。2017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引导特色小镇健康发展”,这是特色小镇首次出现在中央正式文件中,更加明确了特色小镇发展的未来方向。

  探索高质量的特色小镇发展路径

  在连续两年的火热行情之后,我国特色小镇的发展也来到了一个新的十字路口。

  从生产角度而言,特色小镇有利于搭建现代化产业体系,打造高端产业和高端要素的集聚地;从生活生态的角度而言,特色小镇也有利于打造独具魅力的新型生活空间,使人民的生活更方便、更舒心、更美好。

  然而,在全国推进特色小镇建设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需要引起警惕的问题,例如部分地区概念不清、定位不准、同质化严重、特色不鲜明、市场化参与不足等等。

  工信部工业文化发展中心主任罗民在论坛上表示,一方面,在特色小镇的建设中要注重塑造文化灵魂,树立文化标识,为特色小镇建设注入工业文化灵魂;另一方面,特色小镇建设必须坚持产业先导模式,产业的发展前景和独特个性直接决定了小镇未来的成败。

  中国城镇化促进会常委副主席、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郑新立发言讲述了四个观点:第一,城乡融合发展正是解决社会主要矛盾的根本途径;第二,城乡融合发展是基于城乡市场行政分割的现状提出来的;第三,实现城乡融合发展必须集中力量发展特色小镇;第四,可以运用土地市场杠杆撬动城乡融合发展。

  中央财经大学PPP治理研究院院长曹富国发言称,对于特色小镇这种准公共物品的供给而言,单靠政府或者单靠企业和市场都是不足的,两者必须形成资源协同发展,而PPP机制所追求的正是一种强强联合的长效机制,而不是短期的资金回拢,所以在特色小镇建设上拥有很好的发展前景。

  清华大学新型城镇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尹稚则给出市场一些警示。

  他称,中国目前还处在城市时代的开创期,这个时期大国大城仍然是主旋律,所有的生产要素、资本要素都会向主导城市群地区、大都会地区集中,这是任何人为的行政干预很难改变的格局。

  尹稚说:“特色小镇其实是新型城镇化中的特种兵,它真的得是在产业链条上、在资源链条上或者在功能链条上,有一些极为特别的职能出现的时候,它才叫特色小镇。”

  国务院参事、住建部原副部长仇保兴发表演讲阐述了“特色小镇——适应性造就的新模式”。

  他分析称,第一,特色小镇作为一种复杂的经济和社会系统,它总是动态变化的,而且这种动态变化不仅是数量上和参数上,还涉及到熊彼特所说的颠覆性的创新;第二,知识经济的核心动力是新资源的创作,而不是传统经济学的资源配置。第三,社会经济系统的复杂性主要涉及各种异质主体之间的非线性甚至是无序或混沌的互动。第四,经济组织的各种复杂结构是由于各异质主体的变异性、主动适应性和相互作用“涌现”产生的,不可能是人为设计而成的。

  特色小镇助力乡村振兴战略

  同时,十九大报告提出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新发展理念,这既切中了当前乡村发展的要害,也指明了未来乡村的发展方向,明确了乡村发展的新思路,是我国城乡发展规划的重大战略性转变。

  而乡村振兴的理念恰与培育特色鲜明、产业发展、绿色生态、美丽宜居的特色小镇的目标高度契合,特色小镇完全可以成为乡村振兴的一个重要抓手和平台。

  国开金融副总裁左坤表示,特色小镇和乡村建设就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本质上是一体的,特色小镇归根到底是服从和服务于乡村振兴战略的,而他认为“市民下乡、社会资本、商业模式、团队培育”正是乡村振兴的四大基石。

  他特别提到,市民下乡有三重重大价值:一是短期的经济价值,市民的投资消费在短期内有助于快速解决乡村建设的大额成本问题;二是中期的民生价值,市民下乡将产生巨大的生产和生活服务需求,能够解决农民的持续就业问题;三是是长期的社会价值,市民阶层的注入将改变乡村老幼相守,知识分子缺乏的社会架构。

  “乡村建设必须要有大企业、大资本、大谋划、大运营,整体谋划实施,才能让乡村的环境和价值得到显著的提升,从而真正为农民获利、市民积极下乡创造条件。” 左坤说。

  他还建议,在乡村振兴的大战略中,把市民下乡作为一个重要的、支撑性的子战略进行深入研究,做好顶层设计,通过先行试点的方式积累经验,逐步有序推进。

  南京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院长张鸿雁在发言时也指出,中国提出了乡村振兴的战略,产业要振兴,生态要宜居,治理要有效,文明风尚、生活富裕、人才支撑,这都是农村的基础。没有这些基础,小镇也没有基础,现代化也没有基础,国家整体现代化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必须要从乡村振兴的视角来看小镇建设。

  张鸿雁说:“小镇是城市文明生活方式,让广大农民进入市民社会的一个渠道,是拯救中国社会的根本。”

  他表示,要构建一个特色小镇,可以从产业特色、创新特色、空间特色、文化特色、景观特色这几个视角考虑,而小镇规划则有几个必须一定要做到:必须找准核心、识别身份、协调利益、适度超前、实效检验、明确抓手。

  张鸿雁最后总结说,要做好一个特色小镇,核心是要以产业为主,要完成它的唯一性定位,要有其完整的产业链,同时也要以做科学研究的态度,来做小镇建设和小镇规划。

  房企领军特色小镇建设

  在特色小镇的建设中,房地产企业的参与热情高涨,而其最核心的能力就在于整合银行、政府、上下游供应商等各方资源,在既往打造商业、住宅等产品线(1.0版本),进而是商业综合体、文旅等产品线(2.0版本)之后,特色小镇属于对房企的规划设计、工程建设、产业导入以及持续融资和运营管理能力提出更高要求的3.0版本产品。

  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执行总裁陈怀洲发言说,华夏幸福始终聚焦产业小镇,坚持每一个产业小镇都有一个特色产业的理念。他认为,只有把产业发展好了,特色小镇才能够可持续,所以华夏幸福坚持以人为本,以产业发展为核心,以产促城、以城带产、城乡一体的“产城融合”,生态、生产、生活的“三生融合”,文化居民融合的“人文融合”的发展理念。

  碧桂园产城发展事业部产业发展总经理李易衡在论坛路演时说,2016年8月,碧桂园正式发布了产城融合战略品牌,也就是科技小镇,定位是在一线城市周边和强二线城市进行重点布局,建设宜业和宜居的科技新城,碧桂园的角色也从地产开发商慢慢转变成产业运营商。

  第一个科技小镇项目就是在潼湖智慧生态区,这里处于粤港澳大湾区,属于中韩自贸区的一部分,也是国家级的产业平台。目前,潼湖科技小镇面积是8平方公里,产业的进驻率超过30%,工业用地10.6万方,占整个用地的42%,商业配套占38%,住宅的配套占20%。

  李易衡说:“我们看重的是通过后期的产业运营,通过智慧城市的运营进行后期的获利,核心是产业链带动下的产城融合的发展,以前讲的是以产业带动城市化的发展,我们现在做的这个事情是以城市化来倒逼产业化。”

  碧桂园致力于特色小镇的建设运营具有独特优势,例如强大的产业聚集能力、尖端复合人才支撑、数百亿产业基金支持、二十多年的城市运营能力以及先进的绿色生态理念等等。

  目前,虽然房企已经成为建设特色小镇的重要力量,如何转换思路,脱离招商、建设、卖房的粗放式经营模式,真正焕发小镇产业的生命力,仍需要各方继续探索。

+1
【纠错】 责任编辑: 吴君蒙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土耳其庆祝儿童节
土耳其庆祝儿童节
京张高铁智能动车组众创设计结果公布
京张高铁智能动车组众创设计结果公布
读书日里品书香
读书日里品书香
航天科普小课堂 迎接“中国航天日”
航天科普小课堂 迎接“中国航天日”

010020080700000000000000011121161371328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