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高新企业到西部二三线城市创业是种什么体验
2020-11-17 10:13:25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广西冠标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冠标科技”)已经是第三年参加广西创新创业大赛了,从2017年获得广西创赛初创组复赛第一名,到今年斩获成长组二等奖,除了比赛成绩越来越好,该公司董事长唐军还注意到,广西各地来参赛的高新企业一届比一届多。

   广西创新创业大赛是由广西壮族自治区科技厅等部门组织的。自治区科技厅党组书记、厅长曹坤华介绍,本次大赛确认参赛企业首次超过千家,其中高新技术企业和科技型中小企业约占参赛企业总数的47%,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领域约占半数之多,生物、高端装备制造产业领域的参赛企业数量也保持了较高水平。

   在人们的印象中,西部地区二三线城市由于地理位置偏远,产业链、人才等配套不够完善,往往不是高新企业创业目的地的首选,然而采访广西举办的各类创业赛事,记者观察到参赛的高新企业不仅数量逐年增加,参赛项目的技术含金量也越来越高。对于这些高新企业而言,在西部二三线城市创业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呢?

   广西二三线城市对高新企业有何吸引力?

   广西纳贝食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纳贝食品”)的创始人兼CEO黄龙告诉记者,他是2019年1月从上海来广西贺州市创业的。纳贝食品是一家从事植物类特医食品研发和生产的企业,当初贺州市政府到华东招商,第一次就吸引了包括纳贝食品在内的7家生物医药企业入驻,主要是因为贺州市将生物医药作为其城市工业发展的主要方向,正在贺州市高新产业技术开发区中建设生物医药“园中园”,“城市发展方向与我公司定位相契合,让我们对未来发展更有信心。”此外,黄龙坦言广西独特的资源禀赋也是核心吸引力之一,广西的热带水果种类和数量等指标均位列全国第一,能为企业在当地生产提供原料保障。

   冠标科技是一家专注于传感测试测量的高端装备制造公司,其研发中心依然留在总部深圳,需要大量劳动力的生产基地正逐步向广西南宁、北海转移。目前,南宁公司主要负责制造智慧旅游讲解设备,北海公司在疫情期间转型制造医疗防护装备。

   “之前,冠标在珠三角的生产基地中至少有1/5的外来打工者来自广西,公司需要为这些工人配备员工宿舍或提高薪金以满足其支付房租的需求,但在南宁、北海,工人们只需要骑电车上下班,很多人不需要宿舍,节省了很多成本。”唐军说,正在进行类似产业转移的,并非只有冠标科技一家,“珠三角地区已逐渐不适合发展制造业了,劳动密集型产业向中西部转移是大趋势”。

   除此之外,在唐军看来,南宁作为广西的人才高地和中国-东盟博览会的永久举办地,在南宁布局组建研发副中心也是不错的选择。在疫情蔓延全球的情况下,上半年中国与东盟进出口总值逆势增长5.6%,东盟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东盟市场对公司发展的战略意义今非昔比”,南宁公司的战略地位自然水涨船高。唐军说:“企业在商业机会密集的区域谋求更大发展,是市场的自然选择。”

   广西大学商学院金融与财政系副教授陈新建认为,目前很多高新企业,生产过程是多部门合作、多环节协同的,不同的环节可以分散配置到最合适的地方,“为了降低成本,高新企业就会把生产的某一个环节放到西部二三线城市”。

   “中西部地区虽然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较低,但具有许多后发优势。”陈新建说,东部经济发达地区某些产业渐趋饱和,企业相互之间竞争压力加大,利润空间被挤压,相比之下西部市场仍为蓝海,出于追求利益最大化的需求,很多企业就会选择“逃离北上广”。同其他省区相比,广西是面向东盟的金融开放门户,也有自贸试验区,“广西现在也有自贸区优惠政策、沿海开放政策、边境贸易政策等对企业利好的政策”。

   创业环境好不好,企业最有发言权

   很多落户广西二三线城市的高新企业都有这样的感受:当地政府部门对其格外重视。今年广西创新创业大赛,来自贺州高新区的纳贝食品和广西新为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双双入围总决赛。企业参赛时,贺州市组织部人才科和科技局的工作人员甚至全程陪同,“他们真心觉得只有我们这些企业发展好了,才会给贺州增光。”黄龙说。

   据了解,2019年中国创新创业大赛的37个赛区中实际推行大赛普惠性奖励政策的不超过3个赛区,“作为该项赛事的分赛区,广西对获奖企业的鼓励力度,放眼全国都是相当可以的。”连续3年参赛的唐军说,冠标科技从深圳来到广西的南宁、北海,争取到的最实在的扶持即来自广西创新创业大赛。

   但是和东部发达地区相比,西部二三线城市在产业集群效应方面有着天然的劣势。唐军说,高端装备制造等行业最新、最前沿的技术,大部分都要依靠线下的企业之间的技术交流会。与深圳相比,广西这边产业园区的技术交流会少,且水平不高,为应对技术交流的劣势,“未来在南宁组建研发副中心的话,可能会考虑由深圳团队提供远程技术指导”。

   这一点上,广西芯百特微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芯百特”)的创始人张海涛也深有同感。芯百特总部之所以设在两广交界的三线城市梧州,直接原因是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给予的1500万元创业补助,以及公司成立前3年减免房租等政策优惠,但仅仅是资金扶持,对半导体这样的技术密集型产业的帮助有限。

   “半导体产业特别需要全产业链协同发展,而目前广西的半导体产业链发展还不够完善。”张海涛举例,假设要制作一把椅子,我们只负责绘制图纸,既要联系上游的木材生产厂商,也要对接下游的木料加工厂,芯片制作过程与之类似,产业链上游的晶圆生产和下游的芯片加工目前都无法在广西区内完成,这些业务对接基本上都是通过北京、上海、武汉等城市开设的办事处来做。

   张海涛说,半导体产业作为高科技领域的典型代表,之所以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大城市形成产业聚集,很大一个原因是为争夺半导体领域的技术人才。为弥补梧州总部人才不足的短板,一方面芯百特在深圳成立实验室,为研发团队提供更便利的环境;另一方面在梧州市政府的积极推动下,公司与梧州学院合作共建射频芯片重点实验室,联合申报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国家重点实验室、博士后科研工作站等项目,并计划在未来条件成熟后,与梧州学院共建微电子学院,共同为广西本地培育芯片研发人才。

   “半导体行业发展不可能仅靠热情一朝一夕完成。”张海涛呼吁西部二三线城市的政府部门在推动半导体产业发展的同时,应当尊重行业发展规律,加强产业规划布局,“(半导体行业)越是处在风口上,政府、资本和从业者就越要冷静”。

   纳贝食品创始人黄龙还提到,相比东部经济发达地区,在广西创业比较大的不便在于创投机构太少,仅有的几家像广西投资集团、广西北部湾投资集团等也都是官方的创投机构,“相比投资特医食品项目,他们可能更倾向于投资建百货商场或是建个水电站。”黄龙打趣道,官方创投机构的不足在于其对风险的控制力度远大于对项目的支持,很多生物医药项目风险较大,争取投资比较困难。

   既来之,则安之。黄龙在贺州实地考察期间发现,旺高工业区以石材碳酸钙开采为主要产业之一,工地“弥漫着漫山遍野的白色粉尘”,当地工人矽肺病非常严重。敏锐地把握到这一商业机会后,纳贝团队即将特医食品研发的细分领域定位在了矽肺病及重症肺炎用临床营养剂上,既是为解决当地民生之痛点,也是为了更好地打开市场。对黄龙来说,来广西创业不仅是公司驻地的变化,更重要的是扎根当地,因地制宜谋求新的发展机会。(记者 谢洋 实习生 王萧然)

【纠错】 责任编辑: 吴君蒙
加载更多
天山脚下稻花香
天山脚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20080700000000000000011121161395215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