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灵活就业的年轻人:努力活成想要的样子
2020-11-25 09:51:20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5年前我一定想不到,自己会把拍摄Vlog当成职业。但始终没有改变的,是热爱记录这件事。”11月20日,抖音优质内容创作者@ItsRae在她最新发表的Vlog里喊出,“现在的我有能力掌控自己的生活。”

  这几年,伴随新经济形态快速崛起,越来越多和Rae一样的90后、95后们选择灵活就业,一边享受工作自由,一边坚持内心热爱,“铁饭碗”已不再是择业的唯一标准。

  美团研究院近期发布的《生活服务业新就业形态和灵活就业的发展特征和发展趋势》显示,生活服务业灵活就业从业者以20-35岁的青年人为主,该年龄段从业者的占比高达82.2%,其中90后灵活就业从业者超六成。

  “努力活成我想要成为的样子”

  “哈喽,我是Rae”,每一条视频开头,Rae总会先露出阳光般笑容。不过最初她要辞职专心做视频时,却受到了许多不认可:你会养不活自己,没有人会看你的视频等。就像在视频中打破写满“不可能”的玻璃,她在相机前一遍遍练习说话,自学技巧,策划选题。为了专心剪辑,她曾憋在北京一间宾馆房间里几天不出门;旅行路上,停车后坐在后备箱上,打开电脑就开始工作。

  如今,她获得抖音平台1200多万粉丝,还登上2019年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有网友留言说她“活出了自己想要的样子”,她则开心地说,“在做视频这件事情上我也在积攒能量。”

  近几年,数字经济领域新业态释放出的旺盛活力,让90后更加青睐灵活自由的新就业形态。今年7月,人社部联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等部门,正式向社会发布了一批新职业。其中以“互联网营销师”为代表的新职业备受关注,95后江苏女生杨笑便是其中一名。

  几年前,在大学读表演专业的杨笑还在剧组跑龙套、接拍广告,月入四五千元。搭上淘宝直播的发展快车,杨笑成为“第一批吃螃蟹的人”。刚起步时,不会推销产品的她只能从百货商品卖起,“摸不透大起大落的流量”着实让她焦虑很久。

  不过,让她最自豪的是父母的支持。他们逢人便打开手机直播页面说,“这是我女儿在直播卖东西”“这就是电商”,他们还在直播时帮助杨笑做整理产品、整理优惠券等辅助工作。杨笑回忆说,直播间第一次迎来流量破10万时,妈妈陪她直播了9个小时。

  如今,每天上播4个多小时成了杨笑的生活常态,她也拥有了9人小团队进行选品、招商和运营,年销售额达3000万元以上。杨笑很享受这种自由切换工作和休息的状态:直播时认真推介产品、和粉丝互动;直播之余,她和其他小姐妹一起组织了女性商学院,参与直播培训教学;想休息时,就给自己放个假。

  很多人好奇,做自由职业者是一种怎样的体验?“90后自由职业女青年”吴百万在知乎平台分享了她的答案:曾经一想到“明天要上班打卡就头皮发麻、脑袋一空”,现在早上7点半起床吃早饭后便开始了一天的工作。“我没有计算一天的工作时长,但基本上除了吃饭、睡觉、读书、看电影和健身,其余时间都在工作。偶尔偷个懒,还被危机感抓个正着,便立刻正襟危坐起来。这份职业成就了我的生活态度。我所追求的生活,大致如此了”。

  灵活就业蓄水池仍需精心维护

  10月底,“滴滴出行打造灵活就业蓄水池”的新闻,让90后专车司机黄传祥激动了一把。在这个“蓄水池”里,他是最先“尝到甜头”的年轻人之一。

  高中毕业后四处“打零工”,考取驾照后和朋友一起兼职滴滴代驾;借款买小轿车开始接单快车业务,“一咬牙一跺脚”又贷款买了新车,成为专车司机。这几年,黄传祥的滴滴产品体验实现了“大满贯”,收入从一两千元到现在每月稳定在两万元左右,他喜不自禁。

  每当夜幕降临,黄传祥便会换上滴滴专车司机“标配”的白衬衣和黑外套,设置好接单方向,从北京顺义出发,精神抖擞地开启工作,直到第二天早高峰到来,他才收车回家休息。父母在顺义经营着一小片种植园,白天,他偶尔也会去帮帮忙。

  黄传祥给这份“自由”加了两个限定词:多劳多得,天道酬勤。疫情期间,在做好保护措施的同时,他几乎没有停止接单。“年轻就应该多奋斗”,对于未来生活,他充满了希望。

  今年年初以来,灵活就业在疫情下优势逐渐凸显,人力资源市场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出行服务、快递物流、外卖、直播等行业成为灵活用工高地。拥抱市场变化,小微企业也在不断入局。

  在广州九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CEO王锐旭看来,如何高效、合理用工成为企业关注的大问题,同时,越来越多年轻人选择自由工作,“灵活就业模式可以很好满足双方的需求,这次疫情,也提高了企业和求职者对灵活用工的接受度。”

  与王锐旭想法类似,张震北创办“全球云端”零工创客共享服务平台,自由撰稿人、设计师、财务人员等自由职业者可以在平台上“接单”,并获得短期入职、合同签约、成果验收、工资发放等一站式服务。从去年4月上线至今,1000多家企业已在零工创客共享服务平台上完成注册审核,并为两万多人次提供零工岗位。

  在为企业和自由职业者进行对接时,“针对灵活用工的保险还不成熟”成为他最头疼的问题之一。他发现,“很多公司为短期工购买‘雇主责任险’,按月投保,但如果只是三五天的工期,又应该怎样精准投保?”7月31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支持多渠道灵活就业的意见》从5方面提出了14条措施,专门提到研究制定平台就业劳动保障政策。随后,北京、山东等地纷纷出台政策,加大对灵活就业的保障支持。这让他有了信心,“未来两三年,灵活用工供应链趋于健全时,行业市场将会有更大发展”。

  最近,九尾科技旗下“兼职猫”又有了新动向。王锐旭介绍说,他们也在尝试与各地政府沟通,打通和链接各个政府平台,让灵活就业人员通过兼职猫平台即可购买社保。

  不过,他也发现,灵活用工市场仍存在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在网上寻找兼职,如果没有经验容易受骗;如何高效、完美匹配企业需求和求职者,仍是平台需要突破的重要方向。(记者 孟佩佩)

【纠错】 责任编辑: 吴君蒙
加载更多
赏雪
赏雪
长春:“冻城”美景
长春:“冻城”美景
北京:夜色怡人
北京:夜色怡人
我的长江我的家
我的长江我的家


010020080700000000000000011121161395414881